筆下文學 > 我妹妹是喪尸王 > 有意思的人

  周輝道“好了,還把你綁起來了。”
  王玉軍道“小兄弟,我真的不是喜歡被你鞭打啊。”
  周輝道“你不就是一個變態嗎?”
  王玉軍道“救命啊,我不是變態啊!”
  周輝道“變態當然不會承認自己是個變態了,我管你是不是變態,我今天就是讓你矯正自己的價值觀的。”
  王玉軍道“小兄弟,你饒了我吧。”
  周輝道“你是乖乖的配合呢,還是要我動手呢?”
  王玉軍道“別別別,我配合,別用雷電異能了。”
  那個戴著面罩的女子拿著繩子就把王玉軍綁了起來,慕開芷道“好了,不要鬧了,可能我們誤會了。周輝你放了他吧。”
  周輝道“那就算了吧,把他綁在這里就可以了。你們這里有沒有休息的房子啊!”
  王玉軍道“有有有,我們這里有上好的房間,小佩,你去帶著客人去休息吧!”
  那個帶著面罩的女子說道“客人,請跟我來吧!”
  帶著周輝走出了這個房間,來到了上一樓,小佩打開了一個被破壞過的門,道“就請你們住在這里吧!”
  周輝道“給她們也分配幾個房間吧!”
  小佩道“好的,請跟我來吧!”
  周輝道“你帶的這個面罩,你不覺得羞恥嗎?”
  小佩道“啊,我這就丟掉它!”說著丟下了面罩,周輝被驚艷了一下,好漂亮啊!
  小佩道“幾位小姐,請跟著我來吧!”
  安排好了一行人,小佩再次返回了王玉軍所在的房間,王玉軍問道“他們怎么樣了。”
  小佩道“他們說要在這里住幾天。”
  王玉軍道“我不是變態啊,小佩。”
  小佩道“我知道。”
  王玉軍道“你果然懂我,太好了,對了,那幾個家伙居然想住在這里,我告訴你,你對他們的要求陽奉陰違,最好是找借口,搪塞他們。”
  小佩道“知道了。”
  王玉軍道“但愿這幫人早點走吧!”
  小佩道“要不,我偷偷的把你放了。”
  王玉軍道“算了,不要弄出其他的事情了,這個小伙子本來不是什么嗜殺之人,真搞得他不開心,我們就要涼涼了。”
  小佩道“我把繩子給你解開,周輝又不是經常來這里啊,別怕。”
  王玉軍道“停,我沒事的。真的不用了。”
  小佩道“好吧,我先去看看周輝那里的情況。”
  小佩到了周輝房間里,看見了周輝躺在床上,真在看著小說,小佩道“周輝大人,你有什么吩咐嗎?”
  周輝道“沒有。”
  小佩道“對了,有一件事,我們老大王玉軍剛剛想出來了,讓我幫他解開繩子呢!”
  周輝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你就讓他出來唄!”
  小佩道“就這么簡單?”
  周輝道“出來就出來唄,我和他并沒有什么深仇大恨的!”
  小佩道“我一直有些疑問,聽起來你似乎去過很多的地方啊!”
  周輝道“是的,我去過很多的地方,現在是在打探一個女子的下落,你們這里見過軍隊來過嗎?”
  小佩道“沒有啊,我從來沒有見過軍隊,現在外面有軍隊嗎?”
  周輝道“有啊,倒是建立了安全區,人類可以在哪里自由自在的生活著。”
  小佩道“我也想去哪里啊!無憂無慮的,不想現在,為了食物,還要和那個王玉軍虛與委蛇。”
  周輝道“你想去安全區?”
  小佩道“是啊。”
  周輝道“安全區里不是你想去就能去的,就算是去了也要付出勞動,那里有你現在好,每天都有食物!”
  小佩道“食物到是有,可是這樣的日子我可以堅持多久呢,這也是我的一個最重要的疑問,你去過很多的地方,應該見識過很多的異能者吧,我們老大王玉軍在什么水平的層次啊!”
  周輝道“中下等水平吧,不是下等水平,比他強的異能者一抓一大把的。”
  小佩道“我一直擔心一件事,要是那天來了一個變異喪尸,會不會就破壞了我眼前的平靜生活啊!”
  周輝道“你們這里,說句實話,來一只普通的舔食者喪尸來了,你們就要涼涼了,別看你們老大是個異能者,變異喪尸也不都是泥捏的!”
  小佩道“這么危險啊,我可不可以跟著你走啊。”
  周輝道“在這個滿是喪尸的世界里,所有人都在為明天考慮,我也沒有除外,旅途中,我也遇到了許多的威脅,跟著我也不是萬全的。你要考慮清楚。”
  小佩道“沒有安全的地方,這樣啊,對了,我們這里有一些特色的食物,你需要嗎?”
  周輝道“不需要。”
  小佩回到了王玉軍那個房間里,說道“我剛剛幫你求情了,周輝答應了放你出來了。”
  王玉軍道“快快快,快把我解開啊!”
  解開了身子,王玉軍道“快點的,去找大錘來,幫我錘爛這些土手。”
  小佩找了一個小弟,拿著大錘,一錘子下去,轟隆一聲,一根土手應聲而折,不多時,王玉軍就出來了,說道“這次多虧你了,小佩。”
  小佩道“看你說的,我怎么能不為你著想呢?”
  王玉軍道“哈哈哈,去拿一些啤酒來,我要去和那個小伙子談談人生。”
  周輝房間里,王玉軍道“小兄弟,你真的是年輕有為啊,我們這些老人都不行了,為了感謝你放了我,我決定請你吃一頓大餐。”
  周輝心里想到:沒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何況,我剛剛綁了你,肯定有貓膩,他開口說道“不用了,我還是個孩子,不會喝酒呢?”
  王玉軍道“我是真心感謝你,不要推辭了,喝酒這種事,一回生,二回熟嗎,來來來。”
  周輝實在是不敢喝這杯酒,道“別別別,我真是孩子呢,不會喝酒呢!”
  王玉軍道“那好吧,我先走了,小兄弟,你好好休息吧,小佩,你留下來陪著客人。”
  待王玉軍走后,小佩道“周輝,你知道嗎,剛剛王玉軍說的一套做的一套,就像是搞間諜一樣,騙我,你說他為了什么呀!”
  周輝道“你的意思是他說他要收拾我!”
  小佩道“不是的,他說要刁難你,讓你早點離開,就像是試探我一樣,搞得我好像就是一個二五仔一樣!”
  周輝道“口蜜腹劍啊,這個王玉軍還真的有意思。”
  小佩道“我想跟著你走了,周輝。”
  周輝道“你考慮好了?”
  小佩道“是的,雖然跟著你有危險,但是跟著王玉軍,我感覺遲早會變成喪尸的食物。”
  周輝道“那你就跟著我吧!我們明天早上就走,免得出現意外。”
  
云南时时视频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