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御家少爺我勸你善良 > 第384章 我的靠山 5

第384章 我的靠山 5

    沈念盯著他們眼神是那種鄙視和仇恨,還帶著一絲不屑,曾經這些人在自己面前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如今的沈念同樣不把他們放在眼里,自己今天對他們的態度,就是他們曾經對自己的態度,也是他們教會了自己,該怎么冷漠的去面對別人。
  
      偶爾沈念還是很感謝他們,因為是他們的冷漠成就了今天這個可以狠下心的自己,要是他們當初有一個人成為自己g fan,肯為自己著想,也不會有今天的自己。
  
      所以種下什么因就有什么果。
  
      沈念也是時候開始為自己辯解了。“有誰肯為一個毫無背景的沈念去g fan,又有哪個警察愿意為她去調查,你們說的這樣的風涼話,是根本就沒有考慮過一個死者的感受吧,而且姜先生應該是最不希望沈念事件g fan的一個,要是當初真的交給警方來處理,難道你會好好配合嗎?所以你現在說這樣的話不過是因為自己丟了這個院長的職位罷了。”
  
      不可否認沈念的話,都是說到了秦彬的心里,雖然說她的做法是正確的,但是這件事情唯一的錯誤就是不應該由她這個沒有權力的人去調查這件事,而且她造成的影響是直接導致了一個人住進了精神病院,恐怕這一輩子都沒辦法恢復正常。
  
      單憑這一點就是一個致命的問題,更何況這是學院的事情,根本就不應該有一個普通的學生去完成。如果她真的覺得這個事情需要調查應該是直接上交檢察院或者報告董事會,而不是由她自己去解決,即便有錯,也不應該由她來懲罰。
  
      “你不用抓住這個問題不放,你現在說的這些,只是為了掩蓋你自己曾經犯下的錯誤而已,如今范依美還在精神病醫院,這個事情就是你直接造成的。”
  
      現在其他股東基本上是保持沉默的態度,靜觀其變,只有秦彬和沈念對峙,畢竟要想對付沈念的人也只有秦彬,其他人是受到不少好處而已。
  
      晨練聽到他的話,覺得很搞笑,他冷冷的說道。:“秦先生,你好像沒有明白一件事情,如果范依美現在不在精神病醫院的話,那么現在她應該就在牢里面,說到底我這樣還是幫了她,否則吃牢飯應該會比在精神病院治療更辛苦吧。”
  
      “你這樣說簡直就是強詞奪理,你現在就是違背了學員該做的事情。”
  
      “我根本就不是強詞奪理,我也再跟你說一遍,是你們不肯去調查,這件事情也是你們不肯去g fan,連警察都不管的事情,你讓我去給誰上述,又誰愿意幫一個死人說話,你說我這件事情做錯了,難道就是憑你一個人說嗎?你去問一下學院的人會覺得我做的是錯的嗎?公道自在人心呀秦先生,如果你覺得這個事情對我有影響那么就找更權威的人來跟我談吧。”
  
      秦彬的氣勢完全被沈念壓了下去,他怎么也沒有想到最后會被這個小丫頭給怔住,其他的股東又不幫忙說話,律師那邊也只是記錄重要的點,根本不開口為自己辯解什么。
  
      原本秦彬是想趁熱打鐵在御昭年都不知道自己有行動的時候,把這個事情給定下來,沒有想到他會突然出現,也不知道是不是事先就已經知道這個事情,如果御昭年已經知道的話,那自己就注定失敗了。
  
      既然這個事情沒有辦法給沈念訂正,那么秦彬就只能換女兒的事情來說事了,畢竟這個也是主要的點。
  
      秦彬拿出女兒的檢查報告,還有動手術的各項資料交到沈念的手上,嚴厲地開口道:“既然你要更權威的人跟你談那件事,那么我們就說說今天的重點吧。”
  
      沈念自然是知道他的目的,所以不以為然地開口:“我就等著你說這件事,那么你就先惡人先告狀吧。”沈念這是直接再給他下馬威呀。
  
      秦彬的臉色很難看,女兒現在已經住在醫院情況并不樂觀,可是她卻能說出這樣的風涼話,簡直是無法忍耐。
  
      “那么我就問問你為什么我女兒留你下來指導問題,你卻動手傷了她,而且你已經不是第一次對我女兒動手,當初在孟家的時候你踢傷了她的腳,我還沒有對你算賬,沒想到你還變本加厲的傷她的手,你這是蓄意的殺人。”
  
      當秦彬把這話說出來之后,這些股東們總算有些反應,畢竟這件事就嚴重了,剛才秦彬把范依美的事情說出來,也只是一個鋪墊,所以其他人就開始附和。
  
      但是當形式開始轉變的時候,也就是對沈念不利的時候,御昭年一個殺人的眼神看了過去,所有人都瞬間恢復了平靜。
  
      “原本這個事情應該是交給警方來處理,可是我念在你是本院的學生,又和你的父親有交情,所以我才單獨的審問你。現在你就老實交代,為什么要動手殺她。”現在秦彬說的每一句話都是把沈念引導為是她先動手傷人。
  
      如果沈念認定了他這種說法,而不加以反駁,反而順著他這個話繼續說下去的話,那么這個罪名就可以認定了,即便說什么只是單獨審問,但是律師會把這些經過都記錄下來,以后無論怎么反駁都是沒有用的,所以首先要做的就是無論如何都不能承認是自己先動手傷人。
  
      沈念冷靜說道:“當初秦晴的確是以你指導我畫技為由把我留下來,但是她什么都沒有做,反而是對我惡言相向,還當著我的面把我當天的作品用美工刀撕碎,最后為了激怒我動手而說出許多無恥下賤的話,雖然我的用詞可能是嚴厲了一些,但是這樣評價她,好像都不足以讓我彌補心里對她的惡心。”
  
      沈念這樣的話一說出來,所有人的臉色都非常的難堪,誰都知道秦晴是大家眼里嘴里的溫柔女子,而且還是個大才女,又怎么可能是她嘴里說的無恥下賤的人呢?最激動的自然是秦彬,自己的女兒名聲一向很好,怎么能由這個人來隨意侮辱。
云南时时视频直播